1963年,前一年刚开办的金马奖,《梁山伯与祝英台》获得最佳剧情片、导演(李翰祥)、女主角(乐蒂)等六个奖项,其中凌波因反串男角,颁给男或女主角奖都不是,索性特设「最佳演员特别奖」,也为凌波热再添一笔。

我看台语片:台语电影的趣味

当年,香港邵氏公司的《梁山伯与祝英台》轰动全台,连续放映长达半年,吹响「国片」冲锋号角,导演李翰祥炙手可热,于年底来台成立国联影业公司,从当时正呈现荣景的台语电影界引入人才加入其阵容,如林福地和郭南宏导演。

郭导曾回忆,李翰祥看过他的台语片《台北之夜》(1962)和《请君保重》(1964)之后,延揽他拍摄琼瑶小说改编的电影,1968年推出头两部作品,是分别由甄珍和归亚蕾主演的《明月几时圆》和《深情比酒浓》。郭导忆当年:「我已经不想再拍黑白台语片了,因为彩色大银幕国语片也已兴起。」(注:黄仁编着,《侠骨柔情:电影教父郭南宏》(2012)p.275-276)

郭南宏后来以《一代剑王》(1968)和《少年寺十八铜人》(1975)等片红遍国内外电影市场,成为古装武侠片名导。武侠片也属当年台语片的主要类型之一,郭导拍摄1970的武侠片《鬼见愁》,拍了一部分之后转往香港邵氏拍片,便是由另一位台语片大导辛奇接续完成,也创下极佳票房。

李行导演也是拍台语片起家,1963年的作品《街头巷尾》获当年金马奖最佳童星奖(罗宛琳),男主角李冠章之前主演票房很好的台语片《王哥柳哥游台湾》(1959),李行以此片崛起,之后进入官营的中央电影公司,成为「健康写实主义」要角,1965年以中影推出的《养鸭人家》获得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和导演奖。

我看台语片:台语电影的趣味

1960年代,台语片和华语片在台湾各拥风华,看似双足并立,其实是两条不同方向的曲线。台语片逐步走向1960年代末的终点,华语片则琼瑶文艺爱情片、「健康写实」片、古装武侠片等主要类型规模俱足,走向1970年代的全盛景况。

台语片和华语片盛衰之间,当然有影片本身品质的因素,而影片拍摄水準,自然牵涉到拍片资源多寡的问题,这其中就官方态度与政府政策而言,台语片显然吃大亏,因为中国国民党政府要推行「国语」,对台语片的态度是「让你自己去玩,我还有别的事要忙」,专力辅导与扶植「国语片」。

1962年,根据「国语影片奖励办法」,设立金马奖,以4年前爆发八二三砲战的金门以及另一个前线战地马祖命名,颇见肃杀氛围,领袖至上,前两届于10月31日举行颁奖典礼,为蒋总统「祝寿」,第三届起提早一天在10月30日颁奖,为蒋总统「暖寿」。


金马奖前身是1959年开办的优良国片金鼎奖,由当年合併电影辅导与检查业务的行政院新闻局电影检查处规划办理。当时盛行一时的台语片得不到政府单位的祝福和鼓励,甚至多所掣肘,电影检查制度即为主要介入手段,多所刁难,荒谬丛生。
 

例如,辛奇导演1965年在《台湾日报》主办的国产台语影片展览会以《求你原谅》获得最佳影片奖,并由观众票选为台语片十大导演之一,其代表作《后街人生》(1966),和《街头巷尾》一样呈现市井小民的生活的朴实风格,却横遭修剪,有一幕邮差塞在门缝中的信被风吹落水沟的关键场景,被电检处指为有破坏邮差形象之虞,被迫删去,致使剧情无法联贯,观众看得雾煞煞。(注:李泳泉着,《台湾电影阅览》(1998)p.17)

我看台语片:台语电影的趣味

原本就不具备健全企业体质的台语片,由于政府漠视甚至打压,再加上外片和电视兴起的多重打击,进入1970年代便一蹶不振。其中一个根本的深层社会因素是,年轻一代的电影观众,在政府长期「国语」政策的语言规训和心理提示下,台语片和时髦流行的华语片比起来,显然是不登大雅之堂的。

看看金马奖官网「大事记」少数有关台语片的陈述:1966年,「台语影片製作量达到最高峰,上半年产量达五十七部。电影检查处表示对台语片的检查依循规定,并希望製片慎选题材,避免低级趣味」;2006年,「本届金马奖颁奖典礼特别製作了台语电影趣味专题向台语影人致敬。」

从前电检时有低级趣味,后来致敬时也是趣味横生,台语片果真趣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