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党国仇日心态,玉井地名由来是日本侮辱台湾?

统派党国份子出书宣称「玉井地名由来是日本侮辱台湾」、「玉井地名源自于日本风化区玉ノ井,意在羞辱台湾」,对台湾地名或日治历史有基本程度了解者,都知道「玉井」两字为原住民西拉雅语「噍吧哖(TAPANI)」音译的日文汉字,消息传出后引起各界打脸。

看党国仇日心态,玉井地名由来是日本侮辱台湾?

其实这类随自己喜好任意创作讲法的造谣也不是什幺新鲜事,台南另一地名「萧垄」(佳里旧称)就常被鬼扯说是「日本统治台湾在当地杀太多人所以取名『消郎』」,无视早在清国康熙时期地图萧垄地名就已被记录在地图上,难不成日军穿越时空回去杀人?

日本治台绝不是吃素的,台湾人曾受结构性的阶级压迫、差别待遇都是事实,但到底是什幺情境的阶级差异却是充满细节,并且随着统治年代而有不同。台湾随着日本统治,在统治前期混乱局势中经历杀戮,也同时快速迈入现代化,台湾的一切被鉅细靡遗的研究并记录下来。

先进的文明、制度传入,台人逐步得以享受现代生活、教育愈来愈普及、工商发达、经济起飞,生活改善的程度较日治前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却也面临剧烈的文化冲击以及外来统治下矮人一截的郁闷。人数佔绝对少数的日人从教育到职场等领域都掌握了绝对的社会优势,但长期以来党国提到台湾的日本时代,却营造一种「只有被大屠杀」「只能吃蕃薯籤」「台湾人被牵着链条做苦力奴役」的印象,或是将战争后期物资匮乏的特殊状态放大成全貌,并且刻意避谈日人在台留下的数不尽划时代建设,误导民众台湾的基础都是战后忽然从天而降。

讲白了这些战后逃难来台的统治集团及其支持者,为了维持自己少数外来统治的正当性,一方面灌输你诸如「带来黄金解救台湾」「要是我们没来你们早就被中共统治了」的党国神话、一方面不能让台湾人了解战后逃亡来台的中华民国是如何落后的政权。

在此心态下当然要尽可能丑化日本时代,用各种话术避免台湾人去思考自己真正的历史记忆。而同一票人却常常在网路使用日式代号、日式动漫、明星图像,表现十足哈日,也不难看出这群人根本不是仇日,而是无法接受他们看不起的台湾人曾经的日本时代经历,将仇台以仇日包装,动不动就用「皇民余孽」「军国主义走狗」「慰安妇后代」等词彙羞辱台湾人。

希望不管任何时期的移民者,都能学会「尊重」,懂得反思自己及先人的到来是否或多或少对原有住民造成无可弥补的权益损害,进而用敬虔的态度思考如何与多元族群共处。这才是解决台湾族群争议的关键,而非带着歧视他人的自卑强迫别人只能和自己一样,被指正才恼羞成怒说别人「撕裂族群」。

看党国仇日心态,玉井地名由来是日本侮辱台湾?